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消息 >

控股股东5%股份被冻结 汇源通信资本乱局再添变数

时间:2018-10-14 11:59来源:财经新闻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原标题:控股股东5%股份被冻结 汇源通信资本乱局再添变数)

汇源通信近日公告称,公司10月10日收到控股股东广州蕙富骐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蕙富骐骥”)所持有公司部分股份被冻结,申请冻结期限三年。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冻结牵扯出一段十年前的股权划转往事,之所以冲突再起,更象是汇源通信资本乱局展现的“骨牌效应”。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今年上半年汇源通信实控方内部出现纠纷,蕙富骐骥LP方与GP方均对前述资管计划提出冻结。与此同时,其董事会格局也发生变化,蕙富骐骥在两个董事会席位争夺中先后不敌其他股东。随着上述股份被冻结,汇源通信实控权或迎来“龙虎斗”。

前实控方“遗老”发难

公告显示,蕙富骐骥所持公司1040万股被冻结,占公司总股本5.38%。另外截至公告披露日,蕙富骐骥持有公司股份数量4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68%。对于冻结原因,蕙富骐骥告知函称:“2018年10月10日,蕙富骐骥收到刘中一方面以微信方式发送的相关法院民事裁定书,法院裁定对蕙富骐骥、明君集团科技有限公司所有的财产在价值8655.7万元范围内予以查封、冻结。”

资料显示,刘中一2002年即进入董事会,现担任汇源通信董事兼副总经理。刘中一身份特殊,其早前系汇源通信前实控方汇源集团高管,汇源集团在2002年入主,后又在2009年将控股权转让给明君集团,但刘中一却未离开董事会。

蕙富骐骥持股被冻结与汇源通信早前的股权转让有关。根据《仲裁前财产保全申请书》载明,申请人刘中一请求法院对被申请人一“蕙富骐骥”、被申请人二“明君集团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明君集团”)所有的价值8655.7万元的财产采取仲裁前财产保全措施。事实与理由为:“2009年5月8日,明君集团与汇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汇源集团“)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约定汇源集团将所持有的汇源通信20.68%的股份(4000万股)转让给明君集团。作为对价,明君集团需向汇源集团支付9000万元并交付目标资产;其中,现金由汇源集团收取,目标资产由汇源集团或汇源集团指定的第三方接收;目标资产主要包括汇源通信持有的汇源进出口公司83.51%的股权、汇源通信有限公司名下的约46亩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其他目标资产。前述协议签订后,汇源集团将汇源通信20.68% 的股份(4000万股)过户给明君集团。”

申请书显示,2010年4月28日,明君集团与汇源集团、刘中一签订《补充协议书》,约定明君集团将汇源通信持有的汇源进出口公司83.51%的股权、汇源通信有限公司名下的约46亩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交付给汇源集团,将其他目标资产交付给刘中一,且刘中一对其他目标资产享有全部权利。2014年9月29日,明君集团与刘中一签订《协议书》,双方就其他目标资产的交付及补偿、违约责任等事宜进行了约定。其中,明君集团应向刘中一支付截至2015年3月31日的补偿金1300万元,并自2015年4月1日起按每月200万元的标准向刘中一支付补偿金。该协议签订后,明君集团仅向刘中一支付了补偿款650万元。

2015年11月25日,刘中一与蕙富骐骥、明君集团签订《协议书》,约定明君集团将所持有的汇源通信4000万股股份转让给蕙富骐骥,蕙富骐骥和明君集团负责在2016年12月31日之前将目标资产全部置出并交付给刘中一。该协议同时约定,对明君集团与刘中一于2014年9月29日所签订的《协议书》所约定的补偿金进行变更。

公告显示,就本次股权转让完成之日至目标资产全部置出并交付给刘中一期间的补偿金事宜,各方约定该项补偿金由蕙富骐骥负责支付,该项补偿金具体计算方式为自股权转让完成之日起前述《协议书》签订后,蕙富骐骥与明君集团于2015年12月24日完成了汇源通信股份公司4000万股股份过户,但是,蕙富骐骥和明君集团至今未将目标资产置出并交付给刘中一,也没有向刘中一支付任何的补偿金和违约金。

资本乱局再添新剧情

至于为何申请冻结,刘中一在申请中称,截至2018年9月30日,补偿金及违约金总额已经超过8655.7万元,蕙富骐骥、明君集团已经严重违约。更为重要的是,被申请人现在存在巨额债务纠纷、经营状况急剧恶化、且蕙富骐骥之有限合伙人平安大华所代表的资管计划提前进入清算期,被申请人极有可能转移财产逃避债务,情况十分紧急,不立即申请财产保全将使其合法权益遭受难以弥补的损害。

而前述资管计划目前也正处于争夺的旋涡中。汇源通信6月22日公告称,北京鼎耘6月12日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珠海横琴的银行存款及相应财产进行冻结。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珠海横琴在平安大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登记的平安汇通广州汇垠澳丰6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B级份额2.04亿元(含全部本金及损益)。

此前公司公告称,珠海横琴系蕙富骐骥LP的B级委托人,而北京鼎耘法定代表人李红星是珠海横琴GP管理方北京鸿晓的前法定代表人。

紧随其后,7月5日,汇垠天粤就与珠海横琴的合同纠纷向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汇垠天粤申请冻结的也是平安汇通广州汇垠澳丰6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B级份额及其全部收益。天眼查显示,汇垠天粤系蕙富骐骥GP方汇垠澳丰公司的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汇源通信实控方内部出现纠纷,李红星指称汇源通信资本运作过程中,曝出大量抽屉协议。此后,李红星携北京鼎耘今年二季度集中买入汇源通信,持股达4.99%,恰好未过5%。北京鼎耘成立于今年1月份,注册资本7亿元。股东背景实力雄厚,包括嘉华东方、家家悦控股集团等。

尽管北京鼎耘在持股数量上较蕙富骐骥存在差距,但在董事会席位中却抢得上风。汇源通信9月17日晚公布临时股东大会表决结果,由北京鼎耘提名的王杰当选公司独立董事。而在6月份,蕙富骐骥在一个董事会席位争夺中也输给持股4.49%的杨宁恩。

目前汇源通信董事会形成了三方角力局面。蕙富骐骥方面占据两席,分别是公司董事长兼董事何波,独董杨贞瑜。杨宁恩、北京鼎耘方面各占一席。而资深董事刘中一似乎为持中立立场。

随着蕙富骐骥的LP劣后方资产及部分持股被冻结,未来汇源通信实控权未来或迎来一场“龙虎斗”。

必达财经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